壯遊的起點:文藝復興貴族子弟眼中的大千世界

2021/10/20
壯遊的起點:文藝復興貴族子弟眼中的大千世界
歷經文藝復興的歐洲,社會上出現許多富有的大家族,這些菁英階層的世家子弟們為了增廣見聞,開始利用長期的遊歷來豐富自身,進行為了滿足求知慾和學習知識的旅行,稱做"Grand Tour",現代譯為「壯遊」。

「壯遊」一詞始於中國唐代詩人杜甫的詩《壯遊》,為了實現心中志業而遊歷四方、飽覽山河長達八年之久,並著作成這一首500多字的詩詞。

 

然而,真正將「壯遊」形成一種有意義的活動,則在杜甫過後近1000年,出現在歷經文藝復興的歐洲,社會上出現許多富有的大家族,這些菁英階層的世家子弟們為了增廣見聞,開始利用長期的遊歷來豐富自身,進行為了滿足求知慾和學習知識的旅行,稱做"Grand Tour",現代譯為「壯遊」。

在羅馬旅遊的英國仕紳

17 世紀三十年戰爭、英國內戰和相關戰爭結束後,壯遊成為英國貴族的習慣,歷史學家愛德華·吉本指出,「按照慣例,國外旅行完成了英國紳士的教育。」現代的我們或許可以將壯遊理解成上流階級的一種「留學」。壯遊通常會在Cicerone─一位知識淵博的嚮導或導師陪伴下,帶著一群僕人以及各式各樣的家當、日用品一起,到歐洲內陸學習法語和意大利語、參訪知名的藝術作品(並同時訂購自己的肖像畫)、聆聽歐洲古典音樂、參觀古典建築。他們還不忘練習代表紳士的運動,例如騎馬和擊劍。

 臨行前的貴族子弟

而當時熱門的目的地,來自天主教家庭出身的一定不忘參觀梵蒂岡,而新教徒家庭則必定參訪新教改革的起源地,如日內瓦和洛桑。其他像是著名的大城市如身為藝術中心的巴黎、代表歐洲古老帝國歷史的羅馬、古典音樂的殿堂維也納、學術重鎮德國海德堡等地皆是必訪清單。

 羅馬的藝術遺產是壯遊青年們朝聖的殿堂

Grand Tour這種曠日廢時、浩浩蕩蕩的壯遊,創造了現代旅行的前身。隨著18世紀道路的改善,壯遊變得越來越普遍,也有越來越多年輕女性參與,旅行時間也變得更長。19世紀以《鐘樓怪人》小說聞名的女作家瑪麗雪萊,她寫到自己在夏天來到米蘭附近倚傍阿爾卑斯山脈、美如仙境的科莫湖,預計在此逗留八周,並且騎馬、乘坐驛馬車或用徒步的方式走入科莫湖周圍群山之中,或在湖畔划船享受山光水色。

 畫家筆下的柯莫湖

直到19 世紀,蒸汽動力船和鐵路使旅行更加機動化,為了各種目的而旅遊的人也越來越多,古典式「一生必走一回」的壯遊終於沒落;帝國主義的興起也讓富人階級的旅遊轉變為探索海外殖民地和領地,更帶有探索和占領的意味,而非傳統壯遊的「留學」目的。

 

為長時間、長途旅行以及遠赴各殖民地的冒險航行,工匠們設計了各種箱子,推出能夠抵禦潮濕和蟲蝕的旅行箱,裡面除了衣服和日用品之外,也可能是書桌、酒櫃、保險箱,甚至連床鋪都帶著走。

 

1860年代,路易威登發明了一款折疊式的特製床箱,當時的貴族在環游世界時都會訂制這一款箱子。據說當年探險家Pierre de Brazza 就是坐在折疊床箱上說服了非洲 Makoko 王國首領,將其剛果王國置於法國保護之下。

 

旅行,一如英國重要思想家弗朗西斯‧培根在1625年出版的《旅行》一書中寫到“旅行,對年輕人來說,是教育的一部分;對老年人來說,是經歷的一部分。正因那個時代的旅行不是每一個人可以輕易做到的,對於旅行中的種種相遇和見聞,往往也成為旅者一生的養分。

相關商品
寬庭美學